欢迎您来到湖南怀化工业园!
站内搜索: 站内搜索:

二十二期第三版

日期:2016年10月17日 11:12

 

 

快板说唱

说说怀化高新区

 

周绪平

 

打竹板台前站,演个节目大家看。
今天唱什么?唱唱咱们的高新区。
 
高新园区大发展,征迁到了陈家湾。
招商引资看的远,项目建设搞得好。
条条公路修得宽,开车运输很方便。
特别是、晚上路灯亮了半边天,老百姓走路真安全。
合:这是党和政府决策好   更是高新区领导管理水平高。

 

道真情、说实话,园区领导最辛劳。
社会事务与安置,顺应民意把心操。
公用事业与环保,人行道上栽花草。
征拆事务抓得实,干部都往村组跑。
建设事业抓的妙, 楼房修的栋栋高。
投资公司确实好,股田制里有红包。
派出所、管治安,日夜巡逻抓坏蛋。
敬岗敬业为百姓。群众路线记得牢。

 

如今的高新区,昨天已经不能比。

干部作风有改变,专心来把项目建。
尤其上下班,很少有迟到。
工作程序规范了,企业办事热情高。
合:实现富强中国梦,反腐倡廉不能少,立党为公又为民,一心为民做清官。

 

市领导、有眼光,高新园区建中方。
中方是个好地方,依山傍水财路广。
座座工厂平地起,周围环境变了样。

安置群众住楼房,百姓心里暖洋洋。
青年安排进工厂,老人个个把福享。
广场舞、利健康,天天来把山歌唱。
困难户、有低保,残疾人、有保障。
关爱老人和儿童,领导节日常探望。
老年协会大变样,演出节目很漂亮。
合:老有所乐、老有所养 幸福生活万年长。

物业管理真不差,有事拨打8688188。
清洁卫生做得好,花草树木长得茂。
防火防盗保民情,保安巡逻忙不停。
园区绿化多齐整,百姓住着多舒畅。
合:物管干部服务真周到,群众好评声如潮。

 

高新区夸不完,夸得大家心理甜。
和安分为南北苑,华盛超市修中间。
小吃小喝有餐馆,娶亲嫁女有宾馆。
园区办起幼儿园,车子接送真方便。
读了小班读中班,从小培育早锻炼。
今天九月重阳节,大家都把爱心献。
多才多艺来表演,乐得观众笑连连。
合:节目演得好精彩,台下掌声一片片。

 

心里话儿说不完,衷心祝福来收盘:
祝愿怀化高新区,经济发展快又好;祝领导身体好、当清官
祝父老乡亲家庭美,快乐多,发大财!
祝各位朋友重阳快乐、心想事成,创富路上掘金山、掘金山!

 

 

霸王鞭

赞美怀化高新区

 

周绪平


霸王鞭、啪啪响,高新园区建中方。
中方是个好地方,依山傍水财路广。
霸王鞭、响当当,百姓安置住楼房。
座座厂房平地起,招商引资工作忙。
霸王鞭、圆又圆,征迁群众进家园。
老有所乐不等闲,月底还发补助金。
霸王鞭、真真好,社区养老有低保。
产业扶贫暖人心,老人享福乐淘淘。
霸王鞭、响叮叮,园区主任有精神。
提出进军千亿园,二次创业要倍增。
霸王鞭、多整齐,园区挂牌高新区。
个个争当排头兵,培育经济增长极。
霸王鞭、唱不完,观众个个心里甜。
祝愿园区快发展,干部为民当清官。
霸王鞭、九月九,演个狮子滚绣球。
今日九月重阳节,万事丢开无忧愁。

(作者系怀化高新区和安家园老年协会会长)

 

 

父亲

 

杨自西

 

        从我记事起,我们家就与“艰难”连在一起。
        我出生在三年困难时期的最后一年,一岁上母亲就去世了,父亲在二十里外的地方教书,家里没人操持,乱得不成样子。第二年父亲便辞了职,白天出工,晚上缝补浆洗。
        父亲回来不到一年,一场大火洗劫了我家。又过了年多,老祖父临解放买了十多亩地被划为“漏划富农分子”,我们家便如雪上添霜。父亲工分是队里男劳力最低的,口粮自然也是最低的。生活很艰难。尤其是政治上的歧视,从此笼罩我家十多年。
        父亲是老省立十中(现黔阳一中)的高才生,又在铁坡联合诊所跟一位老中医学了两年,大队一些干部多次提名让父亲任民办教师或赤脚医生,都因家庭成份卡住了,大哥二哥的升学也如此。生活的艰难,政治上的歧视,父亲并不消沉。父亲有时间就看书,家里仅有一个柜子,除了书什么也没装。父亲知识面广,尤其通晓中国历史和古文。我的童年便是在书和故事中泡大的。如今我能成为文协的一员,文字上有这些许的成就,与父亲当年的熏陶分不开。
        父亲很能吃苦。那年为修复烧毁的房子,喂了一头母猪。父亲工休时要打一篓猪草。我们的口粮也得省下一些给母猪催奶。夏初薯藤长起来了,父亲就间些薯藤拌饭煮,自己吃没有几粒饭的薯藤饭。父亲到五里外的地方买来木头,早上出工前扛一回,晚上收工后扛两回,个多月才扛完。之后父亲借来工具,晚上锯呀,刨呀,又用了几个月屋架子才竖起来。父亲劳累过度,体质大不如前。一天爬上屋架,眼前一黑摔下来,个多钟头才苏醒,卧床四十余天。四十多天里,父亲除服用祖父捡来的草药,就是看哥哥带回的书。父亲忍着伤痛边 看边记。一个月后,父亲拿出一叠纸对来看他的七叔说:“我仔细想过了,队里早稻栽杂交要好。”当队长的七叔仔细看过说:“你想得好,明年试试。”第二年改栽杂交,产量比邻队高两成。七叔至今还保存着那叠纸。前不久上市里开人大会的七叔谈起这件事,对我说:“哪是几页纸,是颗心,一颗为全队着想的心呵!”
        父亲待人谦和,坦诚大度。父亲秉承了祖父的草医,学了两年中医,又读了好多医药著作,治病自然有些道理。在家十多年,父亲用草药解除了许多人的病痛。“拨乱反正”那年,父亲在当了三年民办教师后被群众推举任赤脚医生。不管是在合作医疗社,还是后来承包,父亲出诊从来不收出诊费,承包后挂号费也不收了。病人记欠的帐越来越多,药的本钱便时常告罄。我那时已师范毕业,便不时帖几十元给父亲进药。父亲看病不论亲疏,不计前嫌。二里外有位阿婆得了中风,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她儿子当年是大队治保主任,对我家尤其是祖父很不“友好”。父亲仍二话没说,背起药箱连夜就走。一连守了一个星期,阿婆拄拐棍走动了,父亲才舒了口气。后来父亲上市进药,阿婆病恶化了,父亲又赶回,直到阿婆临终,还守在床边。她儿子愧疚感动得直掉泪。
        父亲不媚权贵给我印象很深。父亲进合作医疗社头一年,蹲点的潘副书记找到父亲,要到合作医疗社“拿”几盒补品,被父亲严辞拒绝。潘副书记恼羞成怒,到公社告父亲帐目不清,欲赶父亲走。公社派人来查帐,一查帐目清清楚楚。群众很反感潘副书记的小人之为,强烈要求留父亲,这位潘副书记才作罢。家里最困难那年,队里当团支书的后生子想邀功上爬,到大队诬告队里私分储备粮。父亲平日不多言,家庭成份又高,大队支书便想从父亲身上打开口子。父亲被叫到大队部,先是威逼,后是许愿十五岁的二哥 冬天不去修水库,许愿让姐姐升高中。父亲只是一句话:“队里没分,我怎能歪着嘴说分了粮呢?”团支书想不到父亲这样硬,把父亲关了一个星期。每天由我送饭到大队部。我见父亲憔悴不堪,对父亲说:“就说分了粮不好吗?”父亲听了,猛瞪我一眼:“做人要一是一,二是二。没分偏说分了,从全队人饭碗硬扒下几千斤粮,不都饿死?不昧良心?”
        父亲已六十有二了,艰难岁月,父亲苍老得与年龄不相称,但那种风骨丝毫未减。


        作者简介:杨自西,中方县第一中学教师。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特约研究员,中国教育学会会员,湖南省特级教师,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电化教育馆首席名师,教育部《教学考试》特聘高考研究专家,豆丁网《高考专题》总编,省中学生物教学核心教研小组成员。出版教育专著一部,参编出版教辅教参十部,参编发表试题21份(套);省级以上报刊发表文讯作品300多篇,获省级以上奖7篇,作品入选《中国儿歌大系》、《走进大自然》、《作文百技》等多部文集。

 

 

山谷里

 

曹剑雄

 

我在山谷里寻找一个人
我听到她的声音
在塞外的沙漠中见过
她骑着骆驼
悠扬的驼铃从遥远的天空穿过

 

在时光的那一头
江南的雨巷中
一个撑油纸伞的姑娘
也许前世见过
也许没有

 

我幻想在世界尽头
有个属于我的湖泊
或明或暗
趁天还未黑
我一定要动身去到那个地方
看湖泊中她的倒影
  

 

我听到她的声音
像鸟儿在山谷中飞过
她告诉我
有人走了
有人来过

 

 

 

难忘的微笑

 

杨理海


        记得中秋节后第二天清晨。我装了一口袋妈从乡下带来的板栗,准备在上班的路上吃。走到工业园区正清制药集团时,我拿出了一颗板栗,剥去了壳,把果肉放入口中,板栗壳就随手丢在马路上。正当我在细细地品尝板栗的美味时,一个脚步声在我的身后轻轻响起,接着就是“唰唰唰”地声音。当时我并不太在意,依然边走路边开心地吃着板栗。

        走了大概100多米,我发现这个神秘的脚步声还在跟着我。我开始有点害怕了,难道有人在跟踪我吗?是谁呢?这时,我心里装满了疑问。好不容易终于走到了海联食品厂这里,我放慢了脚步,悄悄向后望了望,也许是秋后的晨雾有点大,我什么也没看见。停了一下,我又接着朝前走,那个脚步声再一次响起来了。我的心再次紧张起来,不会是“鬼”吧?虽然我不相信世界上真的有鬼,但我还是有些害怕。我悄悄地望了望后面,那情景令我大吃一惊。原来是一位勤劳的清洁工阿姨一路跟在我的后面打扫我扔下的板栗壳。顿时,我的脸变得通红,此时我真想找个缝隙钻进出。我赶紧捡起刚刚扔下的板栗壳放进口袋里。

        我再次回头,那位清扫阿姨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向我笑了笑。她没有责骂我,还面带微笑跟我说“年轻人没有吓着你吧!”那微笑真的让我羞愧,让我无地自容。那微笑告诉我要做一个知错能改的人。做一个讲卫生、懂得尊重别人劳动成果的人。那微笑至今都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是那么的和蔼,是那么的无私,那么的温馨。

        是谁?把工业园区马路打扫得干干净净,让我们心旷神怡?是他,是她,是他们,是我们可亲可敬的园区清洁工人。无论是刮风还是下雨,寒冬还是酷暑,他们都按时到达劳动岗位。他们任劳任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做着重复的事情。正因为有他们辛勤的劳作和默默的付出,才让工业园区的道路如此干净。让工业园区环境如此整洁和美丽!
        在这里我要提醒大家:不要乱扔垃圾,让园区清洁工们少一点操劳,多一点休息,让园区环境变得更加优美。

 

 

好风凭借力

 

怀化高新区团工委书记、投资创业服务中心主任  蒲简

 

 

        怀化高新区召开工作务虚会,统一思想,集思广益。本人从“青年之声”和“建言献策”两个方面谈谈看法和体会。
        一、青年之声
        近几年来,高新区的发展一直没有得到质的飞跃,相比市外、省外绝大多数开发区,发展速度严重滞后。通过与园区青年人的交谈,高新区对青年人的吸引在逐渐减弱,主要集中和突出反应了以下问题和现象:
        1、在高新区各部门之间存在“工作推委”和“踢皮球”的现象,部门之间缺少沟通和联络,导致很大一部分时间和精力都浪费在解决管委会内部工作的协调上,有时比到市直部门办事还慢。部门与部门之间的联系太少,缺少联动和沟通。
        2、普通干部与中层干部之间的收入差距过大,工作任务分配不均,“罚多奖少”“绩效考核不精确”等现象频繁,加上不能体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的薪资理念。导致青年没有精、气、神,工作缺乏积极性,亮点不够,工作方法不够创新。
        3、签订合同和汇报签字的程序太多,太复杂,往往需要找7、8个领导签字,经常会出现这位领导不在家,那位领导不在家,导致办事效率和工作积极性严重降低。另外,在施工合同中,往往会出现不平等的条约,凡是有利于园区的都保留,不利于园区的都会被删除,约束应该是双方的,出发点虽然好,但是这不符合市场经济的规律,有些是高新区的责任没到位而影响施工进度,却因为合同约束不到位,以至于施工方效率很低。
        4、“温水煮青蛙”的现象和“少做事、少担责”的思想比较严重。
        5、高新区缺乏培训机制,比如:人力资源培训、新入职人员培训、园区文化理念培训、职业规划培训等等都很缺乏,导致青年人没有职业规划和目标方向,全靠自己自学,久而久之就没有了工作的目标和激情。
        6、高新区管委会日志系统行同虚设,OA系统利用率不高,现代办公软件不足,门户网站内容不丰富。
        7、高新区的业余文化生活缺乏,导致了“工作中有交集,生活中却是陌生人”的状态。
        8、与外面的开发区相比,园区的宣传力度实在太小,电视台、报纸、互联网等媒体上很少看到关于园区企业、项目和文化活动方面的宣传内容,没有朝气。
   
        二、建言献策
        目前,高新区急需一种力量,一种动力,一种信念。十年前,我记得当时的领导说过这样一句话:“泰格兴、工业园兴;泰格亡,工业园亡”,这句话深深地刺激着当时人的每一根神经。而今天,我想说的是,如今摆在我们高新区眼前的是一条新的道路,是一个新的“梦”的开始,那就是创建国家高新区。用一句话来说:“国家高新区申报成功,我们就会迎来新的辉煌;反之,我们纵然有三头六臂,没有国家层面的宏观政策做支撑,高新区的未来令人堪忧。
        一、为高新区的青年提供更多的机会和建立晋升的渠道。人人是人才,赛马不相马,园区应该为青年提供晋升竞争的平台,帮青年明确晋升的目标,晋升的规则公开化(统一考试、能力测试等),谁能干好事,谁能圆满地完成任务,就可以把位置给谁,形成“能上能下”的用人氛围。
        二、打破传统的招商,在招大商,大招商的同时,加大对高新区企业孵化器的建设和支持力度。2015年以来,园区没有引进一家企业来购买土地,不是招商工作没有做好,而是高新区今后的招商企业很大部分一开始并不需要土地。很多企业将经历从企业孵化器——标准化厂房——购买土地或先租赁标准化厂房,或请园区代建厂房,等做大做强之后再购买土地,以这样一种轻资产的运营模式由小做大。这样高新区就可以培育更多的本土品牌,提升高新区的核心竞争力。目前的侗医药研究与开发项目将成为这一模式的良好典范。
        三、加大产业招商,形成产业集群。目前,高新区以发展医养健康、绿色食品加工、电子信息、新能源、新材料、先进制造业为导向的产业。实际上,高新区现在还只是把一个一个的企业引进过来,并没有达到一个产业链的要求,只能称之为行业相关企业。在此,建议高新区立足怀化实际,尤其是利用怀化丰富的林木、药材资源,加大对康养产业和家具产业的项目包装和引进,规划出单独的康养产业园和家具产业园,成立专门的产业招商小组,明确各产业园招商目标,实行“统一规划、统一招商、统一管理、分布实施”。
        四、希望高新区领导能够更加重视青年工作。建议主要领导一年安排两次高新区青年面对面交流座谈会,多多倾听青年群体的声音,建议工会、妇工委、团工委列席主任办公会议,我们将更加精确地向青年传达管委会的精神要求,更好地为高新区的发展建言献策。

 

 

女人也是扬帆的船

 

杨自西

 

        梅子来自湘西,湘西秀美的山水养育了清丽的梅子。然而湘西的贫困供不起梅子读书。考上吉大,家里凑不起2500元的学费,梅子含泪踏上了南下的火车。
        梅子在鹏城进了一家合资公司,和我所在的出版社隔得不远。虽说梅子早上匆匆而去,晚上匆匆而归,却也时常碰面。望着梅子忙碌的身影,我不以为然:在鹏城,女孩子大多很少一个人呆在家里。才从大山区来到喧嚣的城市,经常外出,或逛夜市,或去交际,这是可以理解的。
        梅子总是只身来,只身去,这与其他女孩子不同。一天,在福华新村候车,问起梅子,说每天晚上七点去上夜大,更觉得梅子是个不一般的女孩。
        转眼三年过去了,梅子拿到了夜大的毕业证,调到办公室当主任。
        一天,到锦绣中华采访中华民俗村,隐约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挽着一个高大小伙子的襞。我定睛一看,是梅子。在小伙子的身边,梅子显得愈发娇小清秀。我猜想,那一定是梅子的男朋友。怕她尴尬,我特地绕过。
        过了几天,梅子偕同小伙子第一次出现在她去宿舍的路上,正巧遇上了。梅子红着脸悄声对我说:“他叫李林,也来自湘西,和沈从文老先生是同乡。”我仔细看了看,这个李林确实帅,一米七五以上的个头,在我们湘西,是很魁梧的了。尤其是那特别有神的双眼,更显出才气和男子汉特有的气质。李林很大方地自我介绍:“我去年从湘大毕业,在伟创力上班。”上车时,很潇洒地向我招招手。梅子很有眼力,也很有福气。
        在江苏宾馆旁的小店里小憩时,梅子抄给我李林第一次与她邂逅写的诗:

 

致梅子
你是这片湛蓝的大海
我是波涛间的三色帆
爱的小舟
总怕被狂暴的风浪打翻
那么  索性把桅杆折断
让我沉到海底
——你深不可测的心间
那儿  是我的归宿
万无一失的港湾

 

        旁边有梅子的一行批注:你是扬帆的船,可不许把桅杆折断;我也不仅是一片宁静的港湾,女人也是扬帆的船。
        梅子与李林相恋,很有分寸。不象有的女孩子那样,整天价缠着男友逛这逛那,一副疯癫痴狂的样子。梅子与李林的恋犹如一池清悠悠的碧潭,偶尔荡起一丝涟漪。那种恋情,那种意境,在鹏城,我还见不到第二个。
        有个多礼拜,没有与梅子会面。我担心梅子是不是病了。Call她,正如我所料,说是病了,请了一周的假,有家里休息。我提了些点心水果,去她的单身公寓。只见她一个人在躺椅上,旁边放着本翻开的书。我正奇怪李林为什么不来看她,梅子却冲我一笑:“一切都好了,明天我就去上班。”顿了顿,又说:“我和他林分手了。”
        见我很是惊异,梅子尽量使语调显得平淡坦然,“他想去家乡与人合开一家电脑公司,要我离开这里和他一起回家。我说,计算机方面我很肤浅,他说,就是养着我也养得起。”她递给我一本书,是卡耐基的名著。我翻开扉页,梅子清秀孤行楷跃入眼帘:女人是港湾,可以避风躲浪;但女人也的扬帆的船,要乘风破浪。
        “我正与公司答了两年的合同。公司让我当经理助理,下个月送我到美国总公司去进修。我不想只做男人躺风避浪的港湾。”
        在鹏城,我认识很多女孩,梅子给我的印象最深。

                             
 
        作者简介:杨自西,笔名杨柳风,网名羲阳、拂尘。中学高级教师,湖南省特级教师,中央教科所特约研究员,全国农村中学语文教改研究会研究员,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曾为《海天出版社》专稿作家,中方县文联副主席。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文、讯作品300余篇,发表科普作品26篇,写作指导文章31篇。作品入选《走进大自然》、《教坛风流》、《读写沙龙》、《中学生作文百技》。曾入选“全国中学生文学社团优秀指导老师”。

所属类别: 《怀化高新区》第二十二期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